欢迎来到商小妹 [ 登录 ] [ 免费注册 ]
咨询热线:023-966965
商小妹,重庆商网旗下网站
● 热门推荐
来报名!价值868元的...
越来越多的父母希望通过影像记录孩子的成长。抓住夏天的尾巴,给孩子拍组清凉写真吧!
44家重庆上市公司 上...
沪深44家重庆上市公司昨公布了2016年半年报,总计实现营收1245.99亿元。
商小妹 创客汇 / 正文
原文出处
阅读 评论 0

IT哥创业养蚂蟥 三年被“吸血”百万元

2015-08-21 10:51:14     作者: 龙搏

标签: 蚂蟥养殖  跨界创业 IT哥

游明均 受访者供图

水蛭产品

游明均位于渝北茨竹镇同仁村的养殖基地

水蛭,也称为蚂蟥,因其外形和嗜吸人畜血液的特点,令人谈之色变,被叫做“吸血虫”。但在游明均眼里,这吸血虫却有极其可爱的一面,因为它有“吸金”的能力。

“跨界有风险”,这不只是随口说说。在IT行业摸爬滚打近14年的游明均,36岁中年创业,还偏选冷门项目:养蚂蟥。从2012年至今,蚂蟥仍然不见收益,倒从他身上“吸”走近百万元。

只见“吸血”不见“吸金”,游明均凭什么“蛭”富?

疯狂跨界

为这偏门的养殖业

他把主城的房子让给蚂蟥“住”

游明均作为国内第一批IT从业者,有着近14年的资历。他为电信、移动等大型公司开发过网络平台,年收入能达到30万元左右。同时,在2012年时,他就已经是思科最高CCIE的认证专家。

他为什么会与水蛭结缘?其实,早在2012年以前,游明均就有创业的打算,他将项目锁定在关于人的衣食住行。但一年下来,仍然毫无头绪。

2012年4月,游明均与家人到万盛游玩,他无意间发现当地有养殖吸血水蛭(日本医蛭)的农户。这个偏门的行业一下子就吸引了他,通过网上咨询了解,水蛭养殖的前景十分美好,他决心试一试。

“风险很大,当时行业内并没有成熟的养殖技术。”但游明均还是投资了5万~6万元,从江苏引进几十条吸血水蛭自己试验。由于没有合适的养殖场地,他甚至将位于主城五里店的房子作为试验场地,人不住,拿来给蚂蟥“住”。

这一实验,就是两年。在不断投入之下,虽然得到家人的反对,但也没有迎来支持。

技术瓶颈

一到冬天就死一半

自己摸索成国内屈指可数的解决人

“从最开始的十几条,到逐渐引进繁殖后的20多万条。”游明均满满的成就感。但好景不长,水蛭养殖一个避不开的难点马上摆在他的面前——水蛭冬眠期。

据游明均介绍,仅在2013年~2014年两个冬眠期内,水蛭就因为气候死了6万~7万条,让一年的努力一半都打了水漂。

这也招来父亲游海龙的反对。“我是一直都不太支持的”,游海龙说,水蛭对气温要求高,养殖十分麻烦,至于它是否能赚钱,游海龙持怀疑态度。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游明均从2013年冬天开始着手研究。“从网上了解的解决方法都没效果。就像手艺人不会把自己的独门绝招外传一样。”无奈之下,游明均只有模仿水蛭的生态环境一一尝试,经过两年时间,最终解决了这个问题,成为全国范围内唯有的十几家拥有实际解决方案的人。

曲线救国

吸血水蛭3年仍“颗粒无收”

建50亩基地养不吸血水蛭收益18万

冬眠问题虽然解决了,但要成规模的养殖吸血水蛭仍旧面临诸多难题。

“这也是水蛭需求持续上涨、供给却始终不足的原因。”游明均说,首先,一条吸血水蛭繁殖期只产一个茧,一个茧幼虫仅十几条,而存活下来的通常不足一半。其次,吸血水蛭的饲料必须为血制品,由于市场上没有相关饲料售卖,想要养殖,全靠自己按比例、成分一一尝试来调配。最后,吸血水蛭由于会吸食同类的血,所以管理上也颇为困难。

也因为这些原因,游明均的试养始终没有走出五里店那间房。持续的投入不见收益,他最后决定先从价值较低、饲养较易的不吸血水蛭(宽体金线蛭)突破,获得收益来支撑吸血水蛭的养殖。

就在今年2月,游明均在渝北茨竹镇同仁村租赁了近50亩的土地,投资50万元用来养殖不吸血水蛭。“它们主要以螺、蚌等软体动物的体液为食,饲养难度较小。预计今年出产量60万~70万条,总重量一吨左右,按照市场价每公斤180元算,今年的收益在18万元左右。”游明均说,明年数量将超百万条。

经济效益

吸血水蛭15年价格涨9倍

市场供不应求

不管如何,养殖吸血水蛭才是最终的目标,就算会持续亏损。今年,游明均的朋友李磊决定入伙,在重庆选了一块800亩的土地,投资300万元新建专业养殖基地。

“如今,心脑血管疾病逐渐成为危害健康的最大疾病之一。而吸血水蛭产生的一种名为血蛭素的成分有着显著的治疗效果。在国外成熟制药中,一支针剂的价格就能达到上万元。”游明均说,在国内市场中,2000年至今,干水蛭的价格从120元/公斤一路上扬至现在的1200~1250元/公斤,涨幅达900%,并且供不应求。“以全国200吨左右的需求量来说,实际供给只有60吨左右,其中大部分还是野生捕获。”

游明均说,虽然人工规模养殖仍是难题,以重庆多普泰制药来说,从1995年就开始了水蛭养殖,至今仍没成规模,靠对外高价收购。“也就是说,我只要一出产品,根本就不愁销路。”

声音

近几年,以水蛭为代表的野生动物品种中药材持续走高,随着环境、人为等因素影响,野生资源减少几乎是定论。这同时引发农业创业者谋求人工养殖致富。但值得注意的是,从过去不少野生走向家种的范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如果仅是依靠养殖技术成熟就想获得市场不可靠,一个品种的发展还是要研发的同步,注重推广消费端才行。

——西南大学动物学专家蒋国福

欢迎加入我们 微信号:linkong-fan

 

热门评论
    
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