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两江之星”号火箭17日飞天
2018-05-16 20:15:01.0 来源: 上游财经 编辑:陈璐

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 严薇
明天早晨(5月17日),中国首枚民营自研商业火箭——“重庆两江之星”号将完成首飞之前,火箭发射准备工作做得怎样?

5月16日,记者进行了打探。

火箭已完成总装 安装误差精确到百分之一以内

上午,在西部某发射基地的厂房内,已总装完成的“重庆两江之星”号火箭,正“平躺”在平板车上,平板车下面是方便滑动的轨道。

零壹空间总团团队成员蔡昊介绍,火箭在发射前,必须要在专门的总装厂房进行组装、测试,然后再运抵发射台,进行最后的测试、实施发射。

从总装厂房到发射台,一般都有一段较长的距离,使总装厂房远离比较危险的发射台以保证其安全。记者打探到,这段距离大约在1000米左右。

火箭从总装厂房到发射台,可以采取两种运输方式,一是运载火箭本身是水平组装、水平测试并且通过平板车或轨道运输车水平运输到发射台,然后进行起竖;一是运载火箭采用垂直组装、垂直测试并且通过专门车辆垂直运输到发射台。

两种方式各有利弊:前者对总装厂房高度没有过高的要求,建造成本较低,而且火箭水平组装、水平测试给各项工作带来了便利。火箭组装测试完毕后,水平运输也比较容易。缺点是当火箭运到发射台前,必须经过复杂的起竖过程,而且水平测试完好的火箭部件很可能在起竖过程中出现插头松动、连接件松动等不易察觉的问题,严重时会导致发射失败。

后者的优点正好是前者的缺点,由于组装、测试和运输均为垂直状态,所以在运输过程中不大会出现插头、连接件松动一类问题,发射的可靠性能够保证。这种方式的缺点是需要建造高大的总装厂房,而且又高又重的火箭垂直运输也相当困难。前苏联(俄罗斯)大型运载火箭大多采用水平运输方式,而美国大型运载火箭多采用垂直运输方式。中国运载火箭以往也主要采用水平运输方式。

根据现场看到的情况,“重庆两江之星”号火箭采取的是水平组装、水平测试并且通过平板车或轨道运输车水平运输到发射台的方式。

蔡昊称,零壹空间对火箭总装非常严苛,之前已进行过近10次演练,各项组件的安装误差都精确到百分之一毫米以内,其误差空间,甚至容不下一根头发丝。

火箭运输全程监控 分四段运到发射基地

至于火箭为何要在发射前进行总装,蔡昊告诉记者,“重庆两江之星”号的部件分别在北京、江西等地制造,于半个月前,分尾段、发动机、控制仓、荷载仓四段运到发射基地。

火箭运输到发射场通常有三种运输方式——公路运输、铁路运输、海上运输。

在三种运输方式中,海运是目前火箭运输方式中,最理想的选择。

“火箭走公路、铁路,就像坐‘硬板床’;乘船走海运,就好似坐‘沙发’。”蔡昊说,运输方式是否平稳,有一个重要的考量项目——过载环境。过载环境,简单地理解就像开车时,遇到的加速行驶、紧急刹车等情况,过载环境差会危害火箭的结构。

由于此次发射地点在内陆地区,火箭选用公路运输,这为控制过载环境增加了难度。

“我们选用了具有特种运输资质的公司承运,并采用仪器对运输全程,进行过载环境监控。”蔡昊说,运输车辆的启动、加速、制动都会留下过载环境数据和振动环境数据,为让火箭在平稳运输,运输车的行驶速度升至被严格控制在80公里/小时以内。

“总体而言,这次火箭运抵发射基地的过载环境数据大大低于我们的设计值。”蔡昊说,过载数据值越小,火箭的运输环境就越平稳,对火箭结构的影响就越小,这有利于火箭安全抵达目的地。

10大高校在箭身贴校徽 一同飞天

16日上午10点,零壹空间还举行了“先进空天技术验证飞行联盟”启动仪式,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南京理工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厦门大学、浙江大学、中南大学、电子科技大学等十所国内顶尖航空航天类院校的相关负责人,将自身的校徽贴在了箭身上。

据了解,“先进空天技术验证飞行联盟”是由零壹空间发起,致力打造的一个创新、共享、开放的前沿科技验证平台。该联盟以OS-X系列化飞行试验平台为依托,希望通过低成本,高频次,组合式飞行试验,降低技术验证的经费门槛,加速空天技术的有效转化,从而丰富国家在空天领域的成熟技术储备。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前各大高校想做试验,只能通过电脑模拟等方式进行。而零壹空间的X系列火箭平台,则给高校们的飞行试验提供了一个更真实的环境,如此一来,各大高校便能进一步验证自身的研究成功。他还表示,飞行联盟的成立,有助于整合高校资源,集各高校之力,推动航天领域的发展。

飞行联盟将是一个开放,创新,共享的平台,2020年将实现“三个一百”,联盟成员单位达到一百家,X系列平台每年完成一百个科研任务,单发飞行试验里单项技术验证经费在一百万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