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化的电竞联赛,已成中国电竞最大的“牌面”
2018-06-11 12:59:17.0 来源: 唯电竞 编辑:谢雨薇

长沙,CFPL穿越火线职业联赛S12总决赛顺利落幕。比赛当天,湖南省新闻联播对这一赛事进行了报道。

六年时间,十二个赛季,CFPL是世界范围内采用体育联盟化运作的职业电竞联赛中历史最悠久的一个。而在今天的中国电竞圈,与之类似的,同样效仿着竞技体育项目赛制来组织举办的电竞联赛还有很多个。


汲取传统体育经验,职业联赛成中国电竞“新名片”

十多年前,如果你要问,在世界范围内,中国电竞最出名的是哪方面,那么答案一定是我们拥有像Sky,Rocketboy这样的明星级选手。然而今天,在不同的项目上,中国早已拥有了太多具有国际知名度的选手和俱乐部,而中国电竞在全球电竞业当中最具有影响力的,对整个电竞业发展真正起到推动作用的,则是如今中国电竞观众们越来越习以为常的各种职业联赛。


电竞职业联赛的概念并不新鲜——十多年前的欧洲已有类似概念。不过,当前中国最主要的几项职业联赛,如CFPL、LPL、KPL等,都是从赛事组织到赛制模式都全面效仿足、篮球等职业竞技体育项目的,有着高度体育化特征的赛事。


以其中历史最为悠久的CFPL为例。于2012年启动的CFPL,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走过去其它电竞赛事的旧路,而是从第一个赛季开始就效仿传统竞技体育的成熟体系,联合当时已有的一批职业俱乐部,建立职业联盟,并以职业联盟为主体来进行赛事运作(这也是为什么CFPL最初的官方名称是“穿越火线职业联盟电视联赛”),在赛程安排上则更明确地效仿NBA做法,设立包括常规赛、季后赛、全明星赛等不同阶段的赛程。

(全明星周末是CFPL从第一赛季开始就已存在的传统)

除CFPL外,如《英雄联盟》项目的LPL率先尝试主客场制,《王者荣耀》项目的KPL试水NBA式的转会及俱乐部运作制度等等,都是中国电竞业多年来不断从传统竞技体育中汲取养分来提升自己的实例,也都是中国电竞在世界电竞舞台上的“新名片”。


职业电竞体育化,让中国电竞弯道超车

中国各大职业电竞联赛的体育化,对很多国内电竞观众来说,似乎是个看不见也摸不着的概念,但实际上,中国电竞业在这一领域的成功尝试,对全球电竞产业来说却有着极为重要的启发和示范作用。


站在各种职业联赛遍地的今天,或许CFPL并没有格外突出,中国各大电竞赛事对足、篮球项目的效仿也并不显得格外惊人——如在北美,OWL联赛也同样如火如荼,联赛席位价格不菲。但在CFPL诞生的2012年,整个中国电竞业都还在摸索职业赛事办赛模式,而海外各国,无论被公认为电竞发祥地的欧美,还是将电竞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的韩国,真正采用体育化方式运作的电竞联赛在当时却都并未出现。


当时的欧美地区,尽管随着WCG、ESWC等老牌赛事因赞助,资金等原因相继“陨落”,但由于观众习惯,背后主办方的利益诉求等多方面原因,第三方赛事仍是绝对主流,并形成了Dreamhack,ESL等颇具影响力的第三方赛事组织。然而,由于第三方赛事在对选手,对游戏数据缺乏掌控力,也缺少权威监管,因此欧美职业电竞圈也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滋生出了浓厚的电竞博彩氛围,在很大程度上也使得部分以欧美地区为主的电竞项目发展受到影响。

(买外围的欧洲选手遭网友调侃)

而在当时的韩国,尽管在俱乐部经营管理,在电竞赛事现场执行,战术理论研究的专业程度上领先全球,更是中国电竞业的效仿对象,但也正由于传统积淀太过深厚,以及OGN的一家独大,导致韩国电竞赛事的组织举办形式多年来缺乏变化,即便有新项目出现,也往往只是套用过去老项目的经验来组织比赛。


因此,在中国电竞相继诞生了CFPL、LPL等职业联盟化赛事的2012、2013年前后,尽管整体产业成熟度仍有相当不足,但在赛事组织和举办的理念上,中国电竞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如今,始于CFPL的,由第一方主导和举办的职业化电竞联赛,不仅在中国逐渐普及,同时在韩国,东南亚,以及欧美地区也逐渐形成潮流,假以时日,相信必定会成为全球电竞业的统一规范。

(CFPL定义了体育化电竞职业联赛的基本框架)


电竞体育化起源于中国,是历史的必然

当然,说起国内电竞赛事效仿传统竞技体育,采用联盟化运作方式和体育化的联赛赛制,也并非是中国电竞从业者的突发奇想。从根本上说,像CFPL、LPL、KPL这样体育化程度较高的职业电竞联赛首先在中国出现,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一方面,中国有着远比欧美、韩国更庞大的电竞观众群体,但受限于过去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并没有能够在21世纪最初的十年间形成较为完善和成熟的电竞环境。而国内电竞爱好者日益高涨的热情,以及越来越苛刻的观赛要求,则迫使中国的电竞从业者必须找到一条发展捷径——从有着百年历史的传统竞技体育当中汲取经验,无疑是让中国电竞“后来居上”的重要手段。

(CFPL S12决赛现场观众热情高涨)

另一方面,尽管中国电竞发展的大环境在过去并不理想,但无论从国家政策层面(电竞从2003年开始就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式认可的体育项目),还是游戏硬件平台的统一性(与PC、家用游戏机分庭抗礼的欧美不同,手游时代来临前,PC在中国游戏业界一直占据主导),中国电竞业都没有在自身的发展上受到太多客观条件的制约。相比起美国直到今年3月还有关于“将电子竞技项目视为法定体育项目”的提案出现在白宫的网站上,以及COD、BF等欧美热门竞技类游戏因为硬件平台的不统一和平衡性问题,难以形成统一的赛事体系,中国电竞无疑具备着不少后发优势。


除上述因素外,中国电竞近年来的高速发展,以及体育化趋势的日益凸显,其实也和中国国力、和经济的进步息息相关——正是经济条件的改善,才可能孕育出更庞大的电竞观众群体,才能让更多的民间资本力量注入电竞业,也才能够使得CFPL,LPL,KPL这种需要高额成本投入的体育化职业电竞联赛诞生于中国,扬名于海外。


与此同时,从CFPL六年来先后于全国十余座城市举办不同阶段赛事,到LPL的主客场建设的一系列经验来看,电子竞技运动的发展,尤其是体育化程度极高的职业联赛的发展,能够不断反哺赛事所在城市的文创、娱乐产业的发展,从而对城市经济人文的进步产生正面的促进作用。


长沙作为CF电竞运动城市发展计划的第二站,在未来的合作不仅只是赛事方面的合作,在之后的发展规划中,潜力赛事与当地政府的结合仅是发展计划的其中一个需求。他的出现意味着电竞运动城市发展计划的推进。

在未来,电竞运动城市发展计划必将寻找更多拥有一定潜力的赛事与相关城市进行结合发展,促进电竞运动城市发展的同时为不同的城市增添新的标签。


也正因为如此,全面体育化的电竞职业联赛又往往能够得到各级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从而为其赛事及周边衍生活动的开展带来更多便利。

(去年的CFS世界总决赛就得到了西安当地政府的鼎力支持)


结语

从2012年WCG至今,全球电子竞技产业历经了高速发展的六年。这六年里,WCG停办,传统的综合型电竞赛事退潮,但采用体育化运作模式的职业电竞联赛大量出现。


在这样的大环境,大趋势当中,中国电竞不再像本世纪初那样只是向欧美、向韩国单方面学习的“晚辈”,而是真正能够开创出有着自己特色的电竞职业化模式,甚至成为全球各地区效仿借鉴的对象。如今中国电竞业的“牌面”,也不再只是几个有名望的电竞选手,而是像有着十二个赛季漫长历史的CFPL这样,开创和启迪了电子竞技全面体育化道路的职业电竞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