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都登陆港交所了,重庆火锅企业离上市还有多远?
2018-10-11 19:44:59.0 来源: 上游财经 编辑:陈璐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侯佳

近段时间,火锅市场最热门的话题就是海底捞登陆港交所,以发行价17.8港元/股,总股本约53亿股,945.6亿港元(约合827.8亿元)的市值,惊艳了资本市场。

作为火锅之都的重庆,火锅可以说遍地走,与海底捞相比,不乏创始时间更早,与资本接触时间久的品牌。此次海底捞成功上市,对市场,对那些有着数十年发展历程的成熟品牌有何影响?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记者邀请重庆火锅协会会长、小天鹅集团总裁何永智、白乐天火锅董事长余勇、刘一手火锅董事长刘梅共同探讨火锅资本赛道途径。

小天鹅火锅:上市之后能否提速发展才是关键

“海底捞的上市,对火锅行业而言肯定是好事一件。它的成功,会吸引更多目光关注火锅这个赛道,帮助火锅行业正规化、品牌化发展。”何永智表示,小天鹅也曾经以上市为目的,与资本紧密合作。但目前,暂未考虑重启上市计划。

u=819121725,3175395951&fm=26&gp=0.jpg

她介绍,小天鹅火锅靠3张桌子起家,创立于1982年。 1995年,小天鹅就飞越重洋,到美国西雅图等城市落户,成为拥有100多家门店,涉及多行业的跨国集团。而这时,海底捞才刚成立一年。

先发优势的小天鹅于2007年,与红杉资本、海纳亚洲合作,成立重庆佳永小天鹅餐饮有限公司,开启小天鹅火锅上市之路。

“彼时,正值集团重金投资的洪崖洞刚刚建立,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同时,也应资本方职业化管理要求, 我也就淡出小天鹅火锅的管理。”何永智介绍,资本是一把双刃剑,拥有充足资金的小天鹅火锅,以直营模式快速扩张,2012年直营门店达130余家。

但直营门店的管理难度非常大,前期的高速扩张,累积了许多问题。比如管理人才质量参差不齐、每座城市的特殊性、物业到期瓶颈、供应链体系不完善等,这些反映在门店上表现为消费者满意度下降,品牌形象受损。

“集团涉水多个领域,唯独火锅板块让我如履薄冰,战战兢兢。30多载的从业经验,让我明白,这是一个很容易被市场影响,一不留神就倒闭收场的行业。”她表示,不提消费市场的喜新厌旧,一个食品安全问题,一个消费者的投诉,就可能让品牌遭遇灭顶之灾。

 “所以,我希望更稳一点, 最终决定搁浅上市计划,练好内功。对于一个成熟企业,上市的途径很多。上市之后,能否提速高质发展才是关键。”

何永智称,自己回归到小天鹅火锅的管理中,陆续关闭近百家出现经营不善等问题的门店,目前市场上尚余200家门店。

在经营策略上,从之前的直营模式变更为,在每座城市打造样板旗舰店,开启加盟模式。同时,在口味以及供应链上,加大研发投入,比如小天鹅火锅口味,有荔枝味火锅等多个配方、在味型上通过技术迭代,生产出满足消费者喜爱的厚重底料配方,旗下小天鹅底料厂通过多年发展,也积累了海量大数据,如今已能实现能根据每座城市特性,定制生产火锅底料。

白乐天火锅:火锅赛味道只是基本功

白乐天火锅作为老字号品牌,是2014年8月25日恢复重建。它可以算是奇火锅品牌的接棒之作,承载着创始人余勇谋取上市的期望。

“海底捞的商业版图已经包括火锅底料供应商颐海国际、新三板冒菜公司优鼎优、供应链蜀海餐饮管理培训公司、蜀韵东方装修公司等,围绕着火锅这个产品,海底捞在各细分领域,走得很精细。它能先一步于重庆火锅企业上市,在情理之中。”余勇表示,

许多重庆人说,海底捞味道不好,有排斥心理。事实上,作为餐饮老饕,他也品尝过海底捞,个人认为海底捞的口味不错。

他解释,川渝两地的火锅,已经发展多年,拥有相对稳定的技艺。如今的火锅品牌之争,早已经变成综合素质的比拼,重庆遍地走的火锅品牌,没有说哪家难吃的,味道只是基本功。除了味道外,对于消费者而言,包括环境、服务、菜品质量等各方面评价,反馈到企业端则是管理能力、供应链体系、对市场等认知等考验。火锅从业者,应该站在行业的高度,去学习他人所长。

“奇火锅作为我创立的第一个品牌,很早就与资本结缘。”他介绍,奇火锅2008年获得央视举办的 “赢在中国”的创业大赛,获得千万风投。之后,德同资本介入第二轮风投,根据双方的协议要求,奇火锅的年复合增长率必须达到30%以上。奇火锅进入高速发展期,拥有400多家门店。

但余勇却悄然转身,在2014年做起了白乐天品牌。

u=1787718017,39192313&fm=26&gp=0.jpg

“我的目标是将品牌做上市,而餐饮企业在创立之初,在财务等多方面,并不是很符合资方市场要求的规范化发展。同时奇火锅在文化底蕴上,尚欠火候。”他介绍,白乐天作为有着历史底蕴的品牌,余勇在整体风格调性等把关,以图还原民国十年的场景。同时,由于前期资本的介入,白乐天正按着资本市场的要求,规范化发展。

“之前资本并不关注的餐饮,投资多千万级。随市值近千亿海底捞的上市,也会品牌火锅带来了许多机会,比如投资规模更大、关注火锅领域的资本方更多。”余勇称,

白乐天在全国已经有约30家门店,如今以白乐天为主体成立产业集团公司,并积极对接资本方,正式启上市征程。

刘一手火锅:以国际战略撬动资本市场

“目前刘一手有近700家门店,其中在20个国家已布局了30个门店。”刘梅表示,

海底捞的上市,给行业树立了标杆。让从业者明白,差距哪里,以对标找准自己路。海底捞是直营策略,并不是说资本市场只有直营这一条道。直营门店的运营方式,在供应链体系方面,能更直观、有效果完成管理任务。

而刘一手走的是加盟体系。这两种模式各有优劣。从品牌出发,加盟模式更强调对加盟者的强管理。比如,加盟合同如果没约定,很难让加盟商完成总部要求。

“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探索加强双方信任,并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刘梅称,

逐渐摸索出,将双方未来的收益绑定在一起的模式,加强双方互信,为了未来共同的目标求同发展。

刘一手一直都以希望能将企业做上市,放大品牌价值。

“如果海底捞的战术,通过“变态”服务为特点,吸引关注。那么刘一手则是布局国际市场的战术。“她解释,国内火锅市场竞争激烈,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中国地位的崛起,通过特色餐饮美食—火锅,了解中国文化已成为海外顾客的深层需求。她曾多次考察海外市场,发现国外美食相对单一,且不像国内餐饮要求“色、香、味”俱全,这为火锅国际化提供了外部市场条件。2010年 10月1日,刘梅的首家海外门店,迪拜店开业。

这些年来,海外人力成本、房屋租金成本差距正进一步缩小,刘一手的国际策略也走得较为顺利,成为目前在海外拥有最多门店的麻辣火锅企业。刘梅也定下了到2025年,开100家海外门店的计划。希望通过海外策略,助力刘一手登陆资本市场。

而作为在重庆本土火锅企业,她也一直关注市场情况。“在10年前,重庆火锅是绝对的霸王地位,在全国市场攻城略地,朝气蓬勃。但近些年,重庆火锅显得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与外省连锁品牌的差距正在拉大。”刘梅表示,

以成都火锅为例,他们更愿意创新,通过文创为品牌赋能。在更强调环境的设计感,迎合90后、00后的需求。

但重庆部分火锅还在打传统牌,消费群仍以60、70后为主,在装修设计、产品等各方面,不考虑迭代。

老板的思想僵化,或者团队跟不上市场变化,最终温水煮青蛙落魄收场。

“作为从业者,我也希望有更多地创新者,将市场氛围变得更好,共同擦亮重庆火锅招牌。”

■专家声音

重庆火锅企业上市氛围不足

据沙利文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中国餐饮市场规模已近4万亿元,2013年至2017年五年间行业规模复合增长率达到11.59%。然而与庞大的市场规模极不匹配的是,国内A 股上市餐饮企业不足5家,成功上市者寥寥无几。

今年,九毛九确认终止IPO,而2016年就报送材料的安徽同庆楼餐饮,目前还在排队审查中,狗不理多番筹备IPO遇阻后则转战挂牌新三板,俏江南、净雅、嘉和一品等则以IPO冲刺失败告终,小肥羊更是由“中华火锅第一股”转身黯然离场,餐饮企业资本市场艰辛之路可见一斑。

随着海底捞的上市,对于餐企是否利好? 

德勤中国全国上巿业务组华西区主管合伙人彭金勇表示,在新上巿制度提振下,知名中资独角兽在内的新经济公司,正陆续登陆资本市场,海底捞作为餐企独角兽正是其中之一。

重庆作为餐饮高度发展的城市,是有机会涌现出火锅品类相关上市公司。

但目前从走访的数据看,重庆火锅对资本市场抱有戒心。因为资本市场要求规范化发展,会加大企业成本。比如重庆某知名火锅企业,在各方面已经具备初级条件,却一口回绝资方孵化上市的合作意愿。但需要说明的是,规范化发展,是企业做强的基础。

彭金勇认为,重庆IPO市场还需要进一步培育。不过,这类观点正在发生变化,特别是在年轻一代企业家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