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罗生门:“流氓”公司遭遇真流氓?
2018-09-12 15:13:41.0 来源: 界面新闻 编辑:李雅歆

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东街11号院是一处科技公司园区,包括网秦科技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公司皆坐落在此。

这家曾在资本市场引发巨大争议的公司,近日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重新回到公众眼前。

9月10日,原网秦科技(现已改名为凌动智行)董事长林宇公开表示,现网秦董事长史文勇涉嫌绑架其13个月,林宇还称警方对此已经正式立案。

林宇称,2016年10月的时候发现,在2016年1月份,史文勇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林宇所持飞流(网秦科技曾全资收购的一家公司)的78%股权划走。而正在他要对此提出法律诉讼的时候,突然被绑架,因此史文勇有很大嫌疑。史文勇则回应称,对此事不知情,并且“到目前为止,没有收到任何公安协助调查或问询的要求”。

史文勇与林宇曾是同学关系。2005年,史文勇与林宇及另一位合伙人共同创立了网秦公司。林宇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直到2014年,林宇辞职。此后便一直由史文勇担任公司董事长。

曾遭做空 常年转型

2011年,网秦科技上市,号称是国内第一家成功登陆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当时网秦的主业业务为安全杀毒软件。在上市前夕,网秦科技曾因央视的一则报道引发大量关注。在该报道中,央视称网秦的杀毒软件是流氓软件,会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扣话费、发短信,并强制用户消费。

舆论对网秦产品的评价也几乎一致为负面。众多网秦的用户反应这款软件经常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下载,且无法卸载。因为舆论对网秦软件的众多指责,当时网秦的董事长林宇曾在出席各个论坛时带上黄色安全帽,还在一次发布会上给到场所有人发了一顶安全帽,以这种行为艺术的方式表示会保护用户隐私。

但之后的发展表明,网秦的这款安全软件并未赢得用户,并且还一直被爆财务造假。

2013年,浑水对网秦发布做空报告,指出网秦在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负债表以及收购业务上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浑水还称网秦目标价低于1美元/股。(有意思的是,浑水的预言已经成为现实,目前网秦的股价为0.86美元/股。)

上市之后,网秦的股价曾高达24美元/股,在遭浑水做空后,股价暴跌至10美元/股。在2014年4月,网秦还被爆2013年第四季度营收造假,当时内审负责人CFO韩颖迫于压力离职,随后网秦股价暴跌32%。之后,网秦股价一直走跌。

网秦仅在2011年与2012年两年实现盈利,自2013年至今2017年,连年亏损,再也没有盈利过。财报数据显示,自2013年至2017年,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85万美元、-7673.8万美元、-130.3万没元、-1.28亿美元、-527万美元。

自上市之后,网秦一直在转型。网秦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几乎每隔一两年,网秦便宣布一项新战略,进行业务转型。转型方式基本遵循着收购热点资产——卖掉——再收购热点资产的方式。

最新一次转型为进军智能汽车业务。2017年,公司宣布以智能汽车为公司新的发展方向,主体是公司于2015年收购的凌动汽车。2018年2月份,因战略调整,网秦宣布改名为凌动科技。

但WIND数据显示,公司目前除移动互联网和广告收入外,其他服务收入占不足7%。网秦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汽车业务在国内才刚刚起步。”

在这之前的转型计划还包括:

2013年,网秦并购国信灵通、飞流科技,从安全业务扩展至手机游戏和企业移动化。2014年还曾涉足移动医疗。2015年,收购直播公司秀色秀场,2016年宣布重点发力以秀色秀场为主力产品的业务。

但这些曾经收购的优质资产现在已经都被卖掉。

2015年,网秦出售国信灵通业务,将所持国信灵通全部股份以8000万美元现金转让给国信灵通创始人之一侯树立。2017年3月份,网秦宣布以33.2亿元的价格将持有的飞流移动与秀色秀场的股权(分别为63%股份、65%股份)全部出售给清华同方旗下的同方投资基金。

网秦称,出售这些资产所得现金将有助于公司发展智能汽车业务。

现在的网秦的业务不止智能汽车,还通过投资或收购多家公司,涉足多种业务。这些公司中部分是史文勇投资的关联公司。

界面新闻记者看到,在科技园区内一栋3层高的楼里,有网秦科技收购或参与投资的6家子公司,主营业务大致为广告营销、企业移动化等等。网秦科技的办公地点则在相隔不足百米处的一栋高楼内,与网秦科技同一楼层,还有两家网秦科技的关联公司,元心科技和亚太日报。元心科技宣称主营业务是自主研发的针对企业的移动端安全操作系统,亚太日报则据称是一家面向东南亚市场的英文报纸。

优质资产被贱卖?

林宇在2014年辞职,此后也并未在媒体上出现。史文勇成为网秦科技新任董事长。

林宇认为,在上述两笔交易中,网秦科技的优质资产都被贱卖,而史文勇成为受益者。“他(史文勇)的做法是把这些资产卖给他个人然后再去上市。”林宇还称,2016年1月,其在飞流移动78%的股权在不知情的情况被下划走。史文勇则对此回应称,“(我)持有飞流和秀色的股份是要业绩兜底,并且融到钱是作为对价付给网秦的,不是揣着自己兜里。”

天眼查信息显示,飞流移动的股权信息自2016年确实开始发生多次变动。最初,飞流科技的股东为林宇和史文勇两人,在林宇退出后,网秦科技进入,随后也退出,多只合伙型基金成为新投资人。值得注意的是,在网秦科技将飞流移动出售给同方投资基金后,截至目前,天眼查信息仍显示,飞流移动的控股股东为史文勇,且持股比例为79.34%。

一位飞流移动公司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现在公司的董事长还是史文勇,公司的业务也没有多大变化。

网秦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回应,这是史文勇在替同方投资基金代持的股份。史文勇也在2018年2月份发布的一份致股东信中提到,此次交易中,收购方要求将飞流移动和秀色秀场的股权登记在新的个人股东名下,不过史文勇及同方基金都未解释由史文勇来进行股权代持的原因。

一位熟悉资本市场的人士认为,股权代持安排背后一般都有抽屉协议。

另外,网秦在2017年7月份引入的一笔战略投资也显得并不寻常。

2017年7月份,网秦宣布获得China AI Capital Limited2000万美元战略投资,但网秦并未披露更多China AI Capital Limited的信息,目前上市公司也未公告这笔交易是否完成。

但史文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现在新战略股东已经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拥有40%多的投票权。而因为这笔战略投资,林宇的投票权由54%降为30%多。史文勇还表示,现在林宇在公司已不担任任何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