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非法融资 FCoin涉多重乱象
2018-09-12 10:58:45.0 来源: 中国证券报 编辑:廖青兰

数字货币交易所FCoin近期陷入漩涡,有投资者直指张健及其掌控下的FCoin存在非法ICO及非法经营。

今年5月底以来,张健通过“交易即挖矿”玩法使得FCoin迅速崛起。短短半个月后,FCoin交易量超过280亿元,高居榜首,高于第二名至第七名的交易量总和。多位业内人士指出,“交易即挖矿”其实是变相ICO。随着该模式的魔力逐渐退去,FCoin发行的数字代币FT在6月中旬开始持续阴跌。8月15日,FCoin宣布销毁所有未发行的FT,“交易即挖矿”模式终止。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FCoin创业板推出“累计充值人数排名”上线机制,宣称“免费上币”,一时吸引众多项目涌入FCoin。但业内人士指出,多款参与排名币种在未开通提现功能时被划至同一以太坊地址,疑似为FCoin或内部人士挪用。

代币价格暴跌

今年5月底上线交易以来,FCoin发行代币的FT价格一路飞涨,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入场。6月7日,FT涨幅达到118.58%,并于6月13日达到峰值1.2567USDT(与美元等价兑换的一种数字代币),相比5月31日的开盘价(0.156USDT)涨幅高达806%。

“我于6月中旬高位买进FT,买入不久后FT开始下跌。”投资者林风(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FCoin频频公告利好,张健也说FT价值被低估,长期价值未得到释放。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得一段录音显示,张健以上市公司的市盈率与FT做类比,“有人算了一下持有FT的分红。从持有到现在,只要坚持不卖,即使从最低点算起,这个浮亏并不算多。何况现在还是被低估阶段。”

林风表示,面对币价无休止的下跌,其承受了很大压力。但出于对张健的信任,仍坚持分红复投,最终亏损40万元“割肉出局”。

“这是典型的割韭菜。张健找了市值管理团队,这个团队先拉后砸。”一位熟悉FCoin的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市值管理团队可以看到后台数据,通过配合相应的利好,团队在FT上赚取了数亿元。

资深币圈观察者王韬(化名)指出,在这种模式下,FT注定会暴跌。FCoin前期除了推出交易挖矿外,并通过邀请返佣补贴,即交易者可获得高额手续费返还,在上述优惠政策刺激下引来众多人来挖矿,挖矿的人越多FT价格就越高。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前述人士所指“交易即挖矿”模式让FCoin迅速走红,并在短期一度成为国内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但其运营模式引来不少争议。

“交易即挖矿”实际上就是一种基于平台币的个人交易手续费返还机制。FCoin拿出51%比例的平台币FT作为挖矿奖池,通过“挖矿(在FCoin上交易)”逐渐解锁FT,一旦51%的FT全部回馈完成,“挖矿”即自动终止。

“这种模式能火起来,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今年1月以来,币圈迎来一波熊市,很多交易所赚不到钱。而张健的交易挖矿很好解决了一些痛点,加上他掌控的歌者资本及合伙人背景。”某区块链项目方成员黄伟(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FCoin生态真实的含金量还比不上火币、币安,项目质量、生态关系以及真实交易费收入均逊色于对手。“FCoin创新区上的币本质上就是刷人头、流量,有一定规模就可以上线。”

“交易挖矿不但是变相ICO,而且是高价ICO。用BTC或ETH付的手续费,平台百分百返还,(投资者)拿回来的是平台币。这不就是用BTC或ETH买平台币么?和ICO有什么不同?”FCoin的竞争对手币安CEO赵长鹏称,如果一家交易所没有手续费收入,盈利模式依靠平台币价格上涨,不拉盘如何生存?“团队的币同比例解锁,等团队全部套现,他们还有什么动力做平台?”

自6月13日出现高点后,FT价格开始“一泻千里”。截至9月10日,FT跌至0.037USDT(折算人民币0.25元),较最高点价格相差30余倍。

“市值一度高达600亿元,对于成立仅一个多月且产品设计尚未完善的交易所而言,前期获利者开始抛了。”王韬表示,到了临界点出现大量抛盘以后,市场对其失去了信心。“矿工”收益减少,这个时候FCoin插销交易返佣,市场呈现恐慌性,价格自然走低。

8月15日,FCoin宣布销毁所有未发行的FT,并启动FT通缩机制。这意味着其交易挖矿时代宣告落幕。

涉嫌非法ICO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FCoin涉嫌非法ICO,明知投资者大部分为大陆境内用户仍然接受注册。FCoin创始人张健旗下的歌者资本或为境内公司,涉嫌非法经营。

“FCoin要做KYC认证(身份认证),国内投资者可以通过身份证进行认证。”投资者白博(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参与FCoin的QOS项目定向公开配售的基本上是持有FT的国内投资人。

投资者黄平(化名)称,其通过机构分销商认购QOS份额,并按照要求提供了身份信息。“需要一张手持身份证的照片,同时需要一张带上时间信息的照片,证明是当天拍摄的。”

北京某大型律所律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发币不得面向中国境内居民。“交易所应该做好KYC,不得设计中文页面等。既然KYC认证就不允许中国大陆居民购买,而拿身份证认证无疑是明知对方是中国投资者还让其购买。这种行为违法。销售对象是境内投资者,行为发生地也在境内,这当然属于中国法律所管辖。”

同时,FCoin被投资者质疑存在非法经营的问题。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FCoin与张健旗下的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博晨”)有业务合作。北京博晨成立于2016年8月,法定代表人为张健。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博晨是一家区块链技术标准与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从事区块链技术标准与解决方案的研究、开发、区块链应用系统的部署及运营,由行业资深团队创建。

“北京博晨给FCoin提供技术服务,FCoin注册在新加坡,其与FCoin签署了服务协议。不管签什么协议,北京博晨作为一家境内公司,运营数字货币交易所肯定不合规。”王韬透露,北京博晨位于北京的办公地系FCoin的人力资源、市场等部门,在旁边的绿地中心办公地集中为客服团队。

该公司网站资料显示,北京博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大望京宏泰东街浦项中心B座25层。中国证券报记者8月27日赶赴该场所,发现已人去楼空。附近公司员工称一周前发现北京博晨已无人办公。

早前在FCoin平台上线的QOS项目承销商就包括张健控制的歌者资本,而歌者资本的运营主体或为北京歌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后者系境内注册,经营范围主要是资产管理、投资管理、项目投资。此外,其经营范围显示,未经有关部门批准,不得以公开方式募集资金。

被指监守自盗

业内人士表示,项目方上大型数字货币交易所一般需缴纳上千万元的费用,小型的也需数百万元。但FCoin创业板推出的“累计充值人数排名”上线机制,则宣称“免费上币”,一时吸引了众多项目涌入FCoin。

6月28日,FCoin公告称,即日起至2018年7月1日0时,平台将按照各创业板支持币种的充值账户数进行排名,累计排名前20的币种,将获得在2018年7月2日在FCoin创业板首发开通交易的资格。平台会在6月28日开通排名页面。7月1日之后,平台将每日0时“累计充值人数排名”的前5名,安排第二日开通交易,并以此类推。

“用户向自己的FCoin账户里充值某一个代币,交易所依据充值人数排名,决定哪些项目可以上。”资深区块链业内人士谭森(化名)表示,FCoin的累积充值人数排名机制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项目方上交易所的成本。同时,存在涉嫌挪用用户代币的行为。

谭森出示的Etherscan(以太坊数据监测平台)截图显示,7月1日-7月15日,存在很多“空投”记录。“基本可以认定为FCoin的用户地址,FCoin在该时间段推出了上币策略。”中国证券报记者将该区间10多个币种逐一比对,发现上述代币基本上都在FCoin平台做过信息公示。

谭森指出,ISC、Insight Chain、MOT和ContentBox Token四种币发生了转出。查询FCoin网站信息发现,MOT已在FCoin开放了充币和提币。也就是说MOT的转移可能合理。“而ISC、Insight Chain和ContentBox Token并没有在FCoin开放充值和提币。这些币的转移说明交易所或其内部人员动用了应该属于用户的币。这不合理。而且这些币都被转移到同一个地址。”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前述三个币种确实未开通充值与提现功能,且均陆续打入前缀为“0xe6ffc54e54f451e9”的以太坊地址,后续又发生转移。

“从逻辑上说,那是项目方给用户的币,应该属于用户。但是被交易所没有让人家提出去,也不能在交易所使用,而是交易所挪走了,这有问题。”谭森表示,在不开放充值提现的情况下用户无法使用。

随意更改规则

近期FCoin平台多个币种出现破发。除了市场环境因素外,多源于其自身对所上项目缺乏有效审核,造成众多“空气币”项目上线。此外,FCoin频繁修改规则也被诟病。

7月20日,在FCoin创业板上交易的ARP出现异常暴跌。短短几分钟,ARP对ETH的价格从0.2美元跌至了0.03美元附近,跌幅达85%。当日,ARP一度跌到0.00007ETH,币价接近归零。

对于ARP价格暴跌,王韬认为一定程度上在于FCoin对项目没有做到严格审核。“没有严格审核,导致很多垃圾币上市。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在FCoin上开店,但上边的是真货还是假货他不会管。”

某项目方创始人吕骏(化名)称,相比于FCoin依靠流量充值即可“免费上币”不同,许多大型数字货币交易所有相对规整的审核流程。由于排队项目方较多,很多项目方对于上线时间无法判断。而FCoin则向众多项目“敞口大门”。

FCoin7月2日开通的创业板成了“发币机器”,首发时有21个币种。截至7月23日,交易的币种近百个。也就是说,约20天时间,FCoin上发行了近80个项目。统计显示,FCoin创业板上的项目超过120个,破发率90%以上。

此外,FCoin随意更改规则。王韬坦言,大家对Fcoin比较失望,其机制有些随意,很多规则出现变化。“每天公告更改之前的规则,朝令夕改。”

统计显示,FCoin仅在7月就发布了78则公告,多处涉及规则调整。7月12日,创业板公示退市规则,7月13日,创业板上币规则调整,7月21日,创业板暂停新项目申请。

吕骏认为,FCoin频繁修改规则的背后是在调和各方利益。“这个规则可能有利A,下一个规则有利B,但不停地修改规则受损的是整个平台。”

7月21日,FCoin推出子品牌FOne,并开放FOne交易区申请。后续公告称,FCoin认证的保荐机构均可以在FOne申请以自己品牌命名的交易区(或多家保荐机构联合命名的交易区),在此专区内拥有上币权,运营权及制定规则的权利。同时,保荐机构须对项目状态进行实时风险评估与处置。

“这等于把项目上币决定权给了保荐机构。这些保荐机构能对项目起到多少审核作用呢?”吕骏质疑,FOne不过是将交易区内的项目风险甩给了保荐机构。而上币背后难免存在FCoin与保荐机构的分成。

值得注意的是,FCoin在FT币价暴跌之际,于6月18日推出了平准基金计划。FCoin表示,由于FCoin平台刚刚建立不久,产品和技术都在快速完善当中,市场的价格发现机制还不成熟。这导致此阶段易形成暴涨暴跌。FCoin平准基金会在FT基本面没变的情况下,当市场出现非理性的暴涨暴跌时,通过公开的市场操作来维护市场稳定,形成FT的价值中枢。

“他自己搞了平准基金,等于说自己要操作币价。平准基金在FT跌幅较大时,用这个稳定价格。”王韬直言,其他交易所也没有公然使用类似平准基金的做法。

乱象亟待整顿

多位受访者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FCoin只是数字交易所乱象的一个缩影。交易所原本仅靠手续费来运营,但数量庞大的交易所让市场出现“僧多粥少”的局面,使得手续费的盈利模式难以为继。在此背景下,肆意“收割”项目方与投资者的行为频频出现。

“有的交易所直接在后台改数据。这些问题于去年集中出现。随着分布式交易所的出现,情况有所改观。”黄伟介绍,很多交易所为赚取“上币费”,对所上项目缺乏审核,造成众多“空气币”涌入平台。

对于用户遇到的提币难问题,黄伟指出,很多属于交易所挪用用户的数字资产所造成。“用户充值了1000个比特币,这些资产并没有真实趴在账上,而交易所为了周转不会让投资者轻易提币。”当币价出现大涨,有时投资者想套现发现无法操作,有的交易平台网络出现中断。“其实就是交易所与项目合伙这段时间不让交易,便于项目方出货。”

区块链从业者张铮(化名)表示,有的交易所通过收取项目方“上币费”和没有成本的代币,让项目方难以继续运营。“假如早期融了100万元,首先将一半资金用于上币费,剩下一笔钱本来可以用于风险控制。但交易所抛售那部分代币,币价被砸穿,项目方就没钱了。”

张铮直言,目前众多交易所建立自己的基金投资孵化项目,然后让项目上自己的平台。这种行为存在“越位”的情形,打乱了市场秩序。“交易所投资项目涉及利益相关性,它会主动拉盘,币价上涨进而吸引投资者参与。这对其他项目而言不公平。”

“有些交易所排名靠前,其实一个用户都没有,很多是量化机器人在操作。”张铮称,有的交易所还要求项目方“左手倒右手”,帮平台刷流量。

对于这些乱象,张铮表示,交易所无门槛高暴利是重要诱因。“利益驱动下引来众多人参与。而交易所可以通过模板7天就能搭建完成。”(记者 于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