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马云退休时:创始人贪恋权力是企业发展最大障碍
2018-09-12 07:18:17.0 来源: 商界  编辑:刘登

作者:肖知兴


我今天讲《以热爱战胜恐惧》这本书的角度,跟书里的角度不太一样,我专门从权力和人性的角度去谈中国式的领导力,谈中国企业的管理。我写完这本书才发现,厚厚600页,其实我想说的话,阿克顿勋爵早已经说清楚了,就是这句话:“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败。”

阿克顿勋爵是虔诚的天主徒,天主教的教徒,他讲这句话的背景是当时罗马教廷要出一条法令,这条法令英文叫“Papal infallibility”,就是教皇是不可能犯错的。阿克顿非常生气,所以就专门发起了一场运动,在这个运动中他写了一封非常有名的信,信里头就有了这句流传至今的名言。

阿克顿勋爵

权力使人腐败什么意思呢?一般人想的就是道德的腐败,这个人会变得很坏,其实不仅是变得很坏,他同时会变得很呆,会变得很蠢,所以这个腐败是三重的腐败。


权力会使一个人变坏

权力首先是让一个人变得很坏,也就是道德的腐败。在道德上采取双重标准其实是人性的本能,我们一般都是“严于律人,宽以待己”,说起什么事情,别人不能做,自己总有理由,这是很正常的人性。如果你手上还握有权力,这个人性更是慢慢地就滑向一个阴暗的角落了。慢慢地,你给自己留出来的特区就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你就觉得自己什么事都可以做,就成了十恶不赦的混蛋了。

最经典的例子就是最近火爆的“米兔运动”,性骚扰的本质首先是权力关系,然后才是两性关系。先是媒体界、公益界,后来进入宗教界,一个大和尚中枪了,但我们心里其实都很清醒,真正手握重权的是媒体界吗?是公益界吗?是宗教界吗?我们都知道,不是。所以那些领域,“米兔运动”是根本不可能撼动它们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米兔运动”到此为止背后深层次的原因。

所有有权的人里面,谁的权力最大?权力最大的是邪教教主,他不仅要你的钱,要你的奉献,他甚至连你的性命都可以要,所以邪教教主的腐败是最让人触目惊心的。

最经典的例子就是太平天国的洪秀全,洪秀全最初拜上帝教,对自我要求很严格,慢慢慢慢,他权力大了,人就变了,他就给自己划分了一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特区了。所以太平天国的男兵、女兵要分开,夫妻都不能见面,他自己想怎么着怎么着,还没打出广西,就有46个老婆,更不要说广西之后的事情了。所以,权力的诱惑,大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

《指环王》中的弗罗多

第二个例子是《指环王》。大家知道《指环王》里肩负销毁魔戒的使命的是谁?是那群特别善良、特别纯洁的霍比特人,尤其是男主人公弗罗多。但是最后当他们把魔戒历经千辛万苦带到末日山的火山口的时候,弗罗多干什么了?弗罗多突然想把魔戒据为己有,他抵挡不住权力的诱惑,最后是咕噜一口把他的手指头咬掉,魔戒才掉到火山口里头被销毁了。所以权力就这么可怕,它能够把这么善良的天使一样的一个人变成魔鬼,更何况我们是普通人。

权力大的人,你有时候觉得他真是风光,真是风光,财政、军事、特务都在我手上,我想怎么着怎么着,其实这完全是错觉。当一个人成为一言九鼎,像教主一样的人物的时候,大家知道,其实心里头不以为然,甚至瞧不起他,甚至觉得他不过如此而已,那个人是谁?

最瞧不起他的那个人是谁?就是那个把他抬到教主位置的那个人,就是那个二把手。所以大家知道洪秀全厉害,出来一个更厉害的,谁呢?他的二把手叫杨秀清,你不是天父的儿子吗?我是天父下凡,直接代上帝立言,结果太平天国就因为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陷入了内乱,自相残杀,最后可耻地失败了。这里头的逻辑非常微妙,最瞧不起他的人就是那个把他抬到那个位置起作用最大的那个人,好玩吧?懂得了这个逻辑,你就懂得了中国当代史的很多诡秘的情节,这里我们就不展开讲了。


企业家更像变态杀手

权力使人变坏的这个机制真是惊心动魄。权力不仅使人变坏,权力还能让人变呆。什么叫变呆?就是他会慢慢丧失换位感受的能力,他无法体会对方的感受,他觉得这样很自然。例如,“米兔运动”那些受害的女孩子内心深处那种强大的耻辱感,侵害者永远体会不到。

克林顿当年竞选的时候,有一次开拉票的大会,上来一个黑人中年妇女痛诉:我老公是个酒鬼,喝完酒人都找不到,不知道在外面搞什么勾当去了;四个孩子买面包的钱都找不着;电费的单子、房费的单子、银行欠费的单子,一张一张寄过来,我这日子怎么过?

克林顿上去,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位置,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感动了整个美国,大家知道这句话叫什么吗?I feel your pain”,我感受到了你的痛苦。

克林顿小时候只有妈妈没有爸爸,他妈妈拉扯他长大,非常不容易,所以他说这话是有可信度的。就这一个动作,不知道为克林顿赢得了多少选票,尤其是中下阶层这些贫苦阶层的选票。克林顿这个动作表示什么?就是换位感受。

做企业的人,一把手,按道理是需要有很强的换位感受的人才能胜任,你不能去换位感受,你怎么管人呢?但事实上,现实非常好玩,大多数做企业的人,他其实是属于一种非常特殊类型的人。

两种人,第一种人,他换位感受的能力很强,但是基本没有换位思考能力,这种人推到极端就是孤独症患者。他连你的脸都不看,他连你的脸部表情都没法儿分辨,但是他听一个音乐,看一幅画,会感动得痛哭流涕,这个是换位感受能力推到极致的人,但是他连一点点换位思考能力都没有,他连你脸上的表情都不懂。

另外一种人,他换位思考的能力极强,但是没有任何换位感受的能力,这种人推到极端是什么呢?是变态杀手。他猫捉老鼠一般,玩弄被害人,恐怖电影里的那个女主角,你往哪儿逃,他早就知道,他就是享受这种快感,但是他没有任何换位感受的能力,要不他也不可能成为变态杀手。

一个极端是换位感受能力极强,基本没有换位理解能力的,另外一个极端是换位理解能力极强,但基本没有换位感受能力的。一个是孤独症,一个是变态杀手,大家猜一猜企业家一般是什么类型的人?企业家是偏孤独症还是偏变态杀手呢?

学术研究告诉我们,企业家一般偏变态杀手。他换位思考能力肯定要强,他如果没有换位思考能力,就没法儿了解客户的需求,就卖不出第一笔货,就不可能把第一笔生意做成。

但人都是有缺点的,你换位思考能力强,你换位感受能力就弱,所以做企业的人,本来就是换位感受能力偏弱的人。再加上你长期手握重权,300人、3000人、30000人归你管,你在这方面的能力,会堕落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最基本的常识都不会有了。

所以很多企业家,很多最简单的事情,你就不理解他为什么不去做。打个比方,提拔员工,ABC三个员工一起进公司的,可能是同一个大学的,甚至是同一个宿舍的,睡上下铺的兄弟,干了两年、三年,你决定提拔一个人,左思右想,最后选择提拔A

BC,你想想同一年进公司的,同一个学校的,一般来讲,你要有一点点换位思考的能力,他们俩肯定很失落、很难受、很郁闷,对不对?但是你如果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你基本没法儿处理好这两个人的失落情绪。

打比方,B可能是大城市的孩子,家境很好,北京五套房,提拔了A吧,狗日的,运气很好嘛!心理稍微有点酸,然后就过去了。他无所谓的,他明天上不上班都还是问号;C?苦孩子,家里很穷,特别瞧不起A,觉得A简直就是个人渣,现在你提拔了AC怎么感觉啊?C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恨不得当天就辞职,不能干了,老板怎么能提拔这一种人呢?

所以如果老板,做一把手的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你是没法儿区分B的情况和C的情况。B,你肩膀上拍拍,明天好好上班,公司还是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就可以了;C不行,C你得请他到家里来吃饭,你得问他,在北京呆得怎么样?有没有买房的计划呢?家里爸妈要不要过来看病呢?需不需要我做什么呢?你得请他到家里来吃饭,C可能心情才有可能慢慢平复下来。

你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你不会去做这个事的,放心,你不会做。你知道他不开心,“不开心怎么着,我只能提拔一个呀”,你不会去做这个事儿,绝对不会去做。

再举个例子,股权分享,你要是做高管做到级别比较高的层面,你有时候会很纳闷,怎么老板也就一个女儿,女儿也嫁美国去了,他那些亲戚朋友都是饿狼,他也不想把企业留给这些亲戚朋友,干嘛就攥着100%99%的股权不放手呢?他难道不知道他已经六十多岁了,七十多岁了吗?他为什么不把企业分给我们呢?

所以,很多我辅导的老板,2015年跟我说,我拿出20%来分,2016年跟我说我再想想这个方案怎么设计。2017年的时候,我找个咨询公司咨询一下,他其实骨子里是什么?是舍不得。嘴上问他,我舍得,但潜意识里,他舍不得,他小时候穷惯了或者什么原因,他就是舍不得。

这种老板就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他不知道当员工、高管拿到第一笔非工资、非奖金之外的收入有多么的兴奋。你工资卡里出现30000块钱,人家告诉你这是分红,这是你的分红权,你的股权的收入,整个员工就变了一个人一样,那说明什么?说明这是真的,这个公司真是我们大家的!第二天打仗,整个状态跟原来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没有换位感受能力的老板,他就体会不到这个。2015年他就开大会说,我们准备拿出20%来分。三年之后,还是连个影都没有。你想想这种老板带的团队是什么结果?哪个稍微有点志气、稍微有点选择的人会留下来跟你干呢?

这种情况在中国尤其严重。国外职业化环境比较好,大家拿到薪水就很开心了,还有奖金,更开心了,一般不会去惦记股权。中国稍微有点能耐的人,你不给我股权,他心里就开始嘀咕。所以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老板就会犯这种错。


最重要的资源是老板换位思考的能力

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智商的腐败,这个老板会变得很蠢很蠢,蠢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他会完全丧失刚才讲的那个本来是他的长项的能力,换位思考的能力。什么原因呢?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身边会慢慢被一圈一圈又一圈的人包围,围得水泄不通,所有进来的信息和出去的信息都会被这个包围圈过滤。

大家要听懂,所有进来的信息都会过滤,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什么;所有出去的事情都会被过滤,所以他基本做不成他想做的事情,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一圈一圈又一圈的人围上来,第一圈是宫女,看起来小鸟依人,其实心眼比谁都多;第二圈是太监,最大的特征是坏,太监因为他绝后,不怕有报应,所以是无底线的坏,坏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第三种人,是奸臣,一般人一说起奸臣,就觉得这个人可能是獐头鼠目,很猥琐的一个人,我告诉你奸臣一般长得都很帅的,一表人才,侃侃而谈,头头是道的。所以这种大奸若忠,又要利又要名,最后把你老板的锅都给端走,都有可能。

所以,大多数猛人在这一圈、一圈又一圈的包围当中,基本就人事不省了,根本丧失了最基本的判断能力和行为能力,然后哄然倒下,倒下之后这个包围圈就没事可做了吗?不是,他们去包围下一个猛人,这是鲁迅的原话,他说,为什么中国的人,猛人在变,但中国的事情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缘故呢?因为那个包围圈没有变,那个包围的机制没有变,所以不管这个猛人怎么变,不管他的马甲怎么变,事情还是这个鬼样子,就是这个包围圈的机制。

脑科学研究进一步印证了这个结论,他们发现,有权力的人的大脑中间负责换位思考的那个部分,这个部分叫做镜像神经元,它们的功能会慢慢丧失。其实,不仅拥有真实权力的人的这个功能会慢慢丧失,在心理学试验里头,让那个被试验的对象假想他现在很有权力,他那个大脑那个部分的功能都会处于一种类似休眠的状态。

假想他都会存在休眠状态,更不要说你长期拥有真实的权力,对人可以生杀予夺,那你这个大脑这个部分基本上属于脑死亡的状态了。所以我经常讲,一家公司里,最宝贵的资源不是人才,不是资金,不是货物,是什么呢?是老大的换位思考的资源,所以老大除了特殊情况,千万不能扑到一线去做销售,因为老大销售做得多,他大脑换位思考的资源是有限的,他回来就不会去换内部人的位,他就不会跟高管、跟员工做换位思考。

所以我说,做老板的,一定要想清楚,你销售再厉害,你能搞定一千个客户。但是你如果不会与公司内部员工的做换位思考,大家都不认同你这个公司,不认同你这个老板,那你这个公司一千个客户,就结束了;如果你不去外头做销售,你把你的认知资源、把你的换位思考的资源用来做内部人的换位思考,你去搞定一百个人,我就算这一百个人的能力是你的十分之一,每人搞定一百个客户,加起来也是一万个客户,是你的十倍啊。

所以,你仔细观察中国优秀的企业家,大多都不是做销售出身。

第一代优秀的企业家,你看柳传志、王石、王健林他们,都是军人出身;

第二代优秀的企业家,你看马云、郭广昌、刘永好他们,都是老师出身;

第三代优秀企业家基本上就是IT行业、互联网行业的知名企业家,一般都是工程师出身。他们都不是做销售出身的,善于做销售的人去做企业很容易把企业做死了,做到了三五千万,做到一两个亿,然后再也增长不起来,背后往往就这个原因。

因为你的最宝贵的资源,你拿到外头去用,用到客户身上去,你没有用到内部人身上,你没有去琢磨他们的所思所想,所忧所虑,你没有去打造一整套用人的机制,让这些人才能够脱颖而出,让那些想干活的人能够得到干活的机会,让能者多劳,让劳者多得。这套系统就是琢磨人,琢磨内部的人。你如果没有习惯,是不可能把这样的一套系统做起来的。所以权力是很可怕的东西,它让你变坏,让你变呆,让你变蠢。


中国人的灾民心态

但可惜,我们中国人最喜欢的就是权力。西方因为宗教的传统,大家对权力是非常警醒的,用神学的语言,用基督教的语言来讲,上帝全知全能全权,所有的权柄都归上帝。你权力再大,你只是上帝的管家,你不是上帝,你不是主人,你要去僭越主人的权柄,对不起,你就会成为恶魔,所以从圣经旧约里的十诫,再到政教分离,再到三权分立,他们背后一贯的逻辑就是遏制人性对权力的卑劣的攫取的欲望,整个西方文明就是这么一条主线。

可惜我们中国人,因为我们的一种“灾民心态”,对权力往往有一种非理性的、动物性的、无节制的攫取的欲望。中国人的为什么有这种灾民心理?我们小时候受过的天灾人祸不算多,我们的父辈、祖辈就比较多了,再加上我们历史书上的这些天灾人祸,就多得数都数不清了,所以这种灾民心理它已经变成了我们的集体无意识,变成了我们的文化基因,已经溶化到我们血液里去了,这个是最可怕的。

所以,你带家里的老人出来旅游,去酒店住,吃自助餐,你最怕什么?怕你们家老人去取食物时,取了一座山(的食物)回来。你告诉老人说,不用拿这么多,你吃多少拿多少。不行,他一定给你搬一座山回来,然后浪费,堆在那儿被外国人耻笑。一住进客房一看那么精美的盥洗用品,老人就一骨碌全把它收起来,服务员一看,没了,又给你摆上一套,老人一看见,又把它收起来,灾民心理已经是溶化到血液里去了。

因为这种灾民心态,我们中国人最崇拜的,就是权力,为什么?因为天灾人祸的时候,只有靠近权力的人才能分到口粮的,就这么简单。大家都走上了那套无节制的去攫取权力的这条道路,很多事情就变得非常尴尬、非常被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