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突围 靠什么激活商业密码?
2018-08-10 19:47:18.0 来源: 上游财经 编辑:陈秀娟

▲十八梯效果图 受访者供图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李阳 孙琼英 实习生 岳尹妮 龙芹

老街密集开张,众多老街如何避免重复建设、同质化?过往的成功者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老街怎样做成旅游符号?在商业运营上,又该如何构造生态圈?在文化上,如何立稳文化根?在营销上,打好什么牌?业界各有各的说法。

定位:告别千街一面 老街要做出个性

“避免千街一面、做到文商旅真正融合,关键在于发掘老街的独特价值。” 重庆市文化发展研究会秘书长、首席研究员郭道荣认为,老街的“个性”,对游客来说,是最具吸引力的要素。

“如果没有文化的独特性主导,一律以商业为主导开发,那老街将失去个性。老街做着做着成了新街,有老街的外貌,其中全是新的内容,那就是‘伪老街’泛滥。”他说。

这样的观点重庆南岸区滨江路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徐强的认可。事实上,徐强本身也是文化爱好者,在龙门浩老街的开发中,楹联的书写工作基本由他操刀完成。

“老街不仅是供给游客休闲玩乐的场合,还是文化传承与发扬的基地。”徐强说,老街与一般的商业项目不同,文化内涵的彰显是开发、保护、修缮工作中的重总之重。

据悉,四川美术学院的师生们共同参与了龙门浩老街的文化创作,包括雕塑20余件、壁画5幅、15个休闲座椅设计及20个创意垃圾桶设计,老街内民国时期仿古汽车、指示牌、灯光照明设计也参与其中。

徐强说,在文化的“底色”上,龙门浩老街需要进一步创新模式,使得“传统风貌街区和历史文化遗址越来越鲜活地展现出山城人文与历史风貌,成为极具特色的“老重庆底片”。

未来,南滨路的老街还将充分利用好长江索道、重庆夜景等吸引客流强大的名片,为老街引流。

洪崖洞的操盘手、重庆小天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何永智认为,风貌街区的辨识度很重要,例如洪崖洞仿吊脚楼式的建筑、魔幻的退台和高差、流光溢彩的夜景,网友无论何时,从不同的角度,都可以很好地拍出其特色,上传后,没到现场的朋友也知道这就是洪崖洞,而不是像一些没有特色的古镇,拍出来都一个样,没有自己的个性。

立本:文化立足 老街有“形”更要有“魂”

唐正艺介绍,由于老街的体量有限,加上物业条件等限制,很多老街都是局限于容纳配套、餐饮、旅游纪念品等传统业态,加上前期欠缺统一规划,开发商各自为阵,过多雷同的元素也让游客疲劳。统一规划,差异定位,错位经营,可一定程度上避免同质化经营及重复建设。

“老街打造,一是怕完全推掉重来,二是忌造的太山寨。” 重庆市政府旅游发展高级顾问、重庆师范大学重庆旅游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罗兹柏说,目前的老街有两种。一是真正拥有历史底蕴的老街,另一种则是以老街的名义打造的仿古街。对于前者的打造,首先要依托老街本身遗存的历史根基,体现出地域文化。老街是一个文化载体,打造过程中,不仅是再造建筑,而是要重视历史文化的延续,做到“有形也有魂”。

比如弹子石老街,彰显的是开埠文化,而十八梯,就应该强调老街巷、老梯坎的风味。而对于后者全商业化运作的仿古街,往往更容易陷入千篇一律的状态,不但聚不了人气,还破坏资源,打造时需要慎之又慎。

老布也坦言,老街的“形”,在于建筑等载体,老街的“魂”,则体现在其历史、人文方面。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原住民的保留,他们是最能体现一地文化的载体,但如今的老街,恰恰在这一块都比较欠缺。各处古镇老街都大同小异,店铺似曾相识,卖的纪念品也都是舶来品。很多老街没有原住民了,已经找不到当地人的生活形态。

“其实重庆具备很好的资源,也有像丽江、西塘、周庄、乌镇这样的美妙的地方,比如下浩老街,一条溪水穿镇而过,镇里还有瀑布,一条银链直入长江,中西方建筑风格融为一体。如果能好好打造,必将成为中国旅游打卡圣地。”老布说。

营销:旧瓶装新酒 老街也要“时尚范”

在个性和文化的根本基础上,老街要做活,也在不断求变。据十八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商业管理部副总经理张蜀宝介绍,整个十八梯传统风貌区将保留“七街六巷”传统街巷的基本格局,突出展现传统巴渝文化特色,展现重庆市井文化、民俗文化、建筑形态的独特性,让游客能在十八梯就能了解重庆几百年来的历史变迁。

张蜀宝说,十八梯以“老重庆、真山城、新体验”为内核,业态布局上,有观光主题的十八景;非遗产品、地方特色商品主题的十八件;区域特色餐饮主题的十八味。在此基础上,引入国际品牌,构成“地方特色+国际时尚大牌”的业态组合,打造重庆文化的金名片、会客厅。

“文化的东西需要有互动、有交流,需要产品去支撑,需要现代的商业模式的盈利去支撑;如果仅仅有展存,就会失去生命力。”在张蜀宝看来,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再喜欢静态的展存,而是更倾向于动态的、可交流的文化形态,因此传统的文化也要和现代接轨,具备时尚型。

戴德梁行重庆商业地产部高级助理董事唐正艺认为,现在来重庆旅游的有不少90、00后年轻人,这类消费人群,他们的需求会更现代多元一些,应当让他们在感受到重庆文化的同时,又满足他们的消费需求。

在唐正艺看来,重庆的老街打造,也可以引入一些跨界、时尚、多元化的项目,实现新旧元素的融合,创建一个包容性多元化的文化体系,与现代生活接轨。

在罗兹柏看啦,老街的主题很重要,没有鲜明的主题,难以营销。以弹子石老街为例,其依托山城的格局,有层次有空间,也有符号,开埠文化的主题鲜明,与建筑风格等也协调。在开街的时候,充分利用体现重庆百年开埠文化的王家大院等元素,把王家大小姐邀请到现场,这些为老街增添了不少话题。

业态:商业布局需全盘考虑 应具可持续性

在独立音乐人和策划人老布看来,每个老街都要有自己的定位,商家也应该跟着定位走。

以“横街16号”为例,其前身是一群音乐爱好者在客厅里发起的俱乐部,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多,他和几个朋友干脆在磁器口找了个固定的地方,顺便卖些酒水以支付场地费用。但彼时的磁器口,条件还并不成熟,例如晚上没有路灯,几乎没有夜间消费,这对于就把来说,是一件特别头疼的事情。于是,老布联合部分商家发起倡议“点亮磁器口”。

老布说,除了老街环境改善,客流增加,“横街16号”自己也做了定位调整,瞄准各种各样的兴趣部落圈,将酒吧打造成重庆文艺青年的聚集地。

“复古派对、读书会、音乐派对、摄影爱好者交流会等,每年我们要举办100多场这样的活动。”老布介绍,从商业角度而言,这样的活动基本上不赚钱,有些是免费的,有些只收入场费,但正是这些看似廉价的活动,为俱乐部培育了源源不断的客源。让原本仅仅是不亏本的音乐酒吧,变成了仅靠酒水收入月营业额超过4万元的文艺酒吧。

何永智说,任何一个街区,商业布局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具体要做到根据地理位置、消费者群体进行实时调整,切忌“好看不好用”的布局。

洪崖洞运营最初的5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入驻商家的发展也是参差不齐。面对这一困境,何永智主张不断调整思路和商业布局,根据楼层分布进行功能区分,布局了酒店、餐饮、休闲娱乐、小吃、手工艺术品、小商品等,这既能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同时,又有明显的分区,不至于杂乱无章。

在郭道荣看来,建筑形态、风貌,文化灵魂的发掘,商业业态的结构、布局,这三大要素在统筹规划、开工建设前,就必须通盘考虑,形成风格定位的统一。这样才能在彰显文化价值的时候,促进商业的发展;同时,后期若有商业调整,也不会走偏方向,冲散老街的文化凝结。

他山之石:成都三条老街如何“求同存异”

在老街打造方面,成都不得不提,仅其主城区,就有宽窄巷子、锦里、太古里等多个街区,并且凭借不同的定位,错位吸引着不同客群。

从这些街区可以看到,它们有共通点:即文化底蕴,建筑传承,合理布局,体验消费。

这些商街都地处极具历史文化的区域,建筑风格也保留了数千年的特色风格,青瓦坡屋顶、川西老院落、旧砖墙... 延续了成都特色的传统文化。并通过合理的布局规划,业态分类,给予消费者更便捷、有趣的消费体验,也能吸聚海量人流,为商家创造人气。

但它们也在共同点之外走出了不同的路子。

例如,宽窄巷子强调的是最市井的院落文化,通过龙堂客栈、精美的门头、梧桐树、街檐下的老茶馆等元素,再现老成都的生活韵味及院落文化,以简洁朴素的街面设计突出道路两旁院落的精致,以植物结合建筑的形式,营造出安静的氛围,潮流、艺术、文化均蕴藏在其中。

而锦里强调的则是不可复制的三国文化。其主要以明末清初川西民居作为外衣,三国文化与成都民俗作为内涵,集旅游购物、休闲娱乐为一体。其酒吧娱乐区、四川餐饮名小吃区、府第客栈区、特色旅游工艺品展销区错落有致,是体验三国文化与成都民俗的魅力街区。

太古里则是川西风格的时尚弄潮儿。太古里毗邻千年古刹大慈寺,以一大片川西建筑特色为基调,川西风格的青瓦坡屋顶与格栅配以大面积落地玻璃幕墙;国际大牌扎堆其中,通过多元化的创意街区来焕发新的活力。